思柒

爱古风渣渣阿夏

《诡异》/迟夏



==

佛前石台的长明灯忽而晃了几晃,净室中他微阖的眼缓缓睁开,如斯平静的目光里映出豆大火光。

无风,灯灭。

他伸手拢去挡,却也为时晚矣。

一室浓稠的黑暗,旖檀香幽微泄出,愈暗,心愈难安。

他收拾了长袍袈裟,从蒲团上站起,折身走向窗棂。

“咯吱——”

只手推开窗子,褪了帘栊障蔽,屋外淑郁木香扑入方寸之地,他隐去眉间怅然,与院内尘寰静默相对,分明只是四壁阻隔,却如人境桃园之差。

清雅,曼妙,风送暗香,光浸水凉。惬意,倦懒,抛却流觞,游阅苏杭。

他伏身窗前,思绪渺渺。

“大师。”

小沙弥忽而开口唤他,将扫帚搁置,上前递上一纸细心装封的信。

“晌午的时候,香殿有一位女施主等您多时,久候无果故劳我转交给您。”

他接过后打量许久,青眸中的笑意如墨晕开,便见柔软肆意盈斥。

小沙弥念了句佛号,就要退下,抬头时无意撞入他的眼,似陷入一汪温存情海,漫越生漪。

他拆开信,红笺小字,一笔一划,字字斟酌:

月攀琼桂顾西廊,璧人双双落玉堂。
宫花欲瘦春阑残,君若为凤我为凰。

他反复呢喃,将一纸情意读了千百回,直在灵府深处叩问昔年山盟。

可惜,他终要皈依。

笑意寥落而去,桃花逐水又东。

一瓣花入襟怀,辗转跌在脚边。

他拾起,撷于指尖半抹荼白。

曼陀罗谢,长明灯灭。此情何切切,此渊应万劫。

他阖眸,小字抟风。

==

金殿之上,袈裟在身的他跪于中央蒲团,面前是金身佛像,拈花无言。

我佛固慈悲,既慈终且悲。

他展颜笑开,一切的一切都已远去,远在天涯海角,远在天荒地老。

金盆净手后,方丈拿起剪,执他匍匐肩头的发。

一缕将落,他却骤然出手不轻不重捏住方丈的手腕,向外搡开。

众人哗然,皆不知缘由,徒有愣神相觑。

他再度起身,芝兰玉树般的身姿,错开一殿各异的注视,走出殿门。

“世上安得双全法,宁负如来不负卿。”

殿门外,她等候良久,宽袍麻衣被风抚的飘扬,只是青丝万丈,再弗能与风缠绵。

她平静如斯:“君若为凤我为凰,夫若为僧妾为尼。”

削发,断青丝,不断情丝。

他张开双臂,清规戒律全然忘却,只向她展颜而笑:“我们去看江南雪,塞北花。”

她入他怀,泪落袈裟。

“香车宝驾,四海为家。”

“温酒发茶,共话桑麻。”

这世上本没有完全的法子让我既不负如来亦不负卿。

那,我负佛,不负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