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柒

爱古风渣渣阿夏

《狐兔日志》

2.

==

朱迪整个身子都趴在穿山甲的柜台上:“事情不是您所想的那样!其实昨天晚上尼克只是轻轻地躺了上去,是的非常轻。然后床它自己就塌了,我想这或许,大概,可能是床本身存在着一些质量问题⋯⋯”

穿山甲的目光越来越犀利,朱迪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最后几个字几乎吞进了肚子里。

穿山甲拧开钢笔盖,把一本合约翻开:“根据居住合约第三百八十四条规定,损坏公寓内任何设施,都需要按照原价的两倍进行赔偿。”

朱迪还想挣扎:“可是⋯⋯”

穿山甲提高音量:“你想赖账么?警官小姐。”

朱迪颓败地叹气,床是毁在尼克手里的,不争的事实。

正巧尼克推着一车“断臂残骸”走了出来,看见朱迪吃瘪,他将小车停靠在一旁:“请容我说几句话好么?”

他转身俯在柜台前,单手撑着下巴,拿起合约,狐狸眼习惯性地眯了起来:“如您所说的,合约第三百八十四条规定,损坏公物两倍偿还。不过您似乎断章取义了。”

他用笔在条款上划拉几下,圈出了非常核心的词汇:“条约上写的十分清楚,公寓内的配套设施都是八成新。不过很遗憾的是,我昨晚发现了这个⋯⋯”

尼克伸手抓了一把碎木丢在桌面上:“看看,密集的虫眼,腐朽的碎屑,哦!还有这只横死的白蚁尸骸。”

他满意地看着穿山甲铁青的脸色,吹了声口哨:“综上所述,这项条款的前提条件不成立,那么后面的赔偿内容将不具备任何法律效益。”

朱迪目瞪口呆。

尼克的指尖敲了敲,随手将碎木又扔回车里:“而我,却可以精神健康和人身安全受到损失为由,向你索取一大笔的赔偿金。”

穿山甲气的浑身发抖,尖利的爪子险些指上尼克的脸。

尼克好整以暇地揽过朱迪的肩膀:“不过我和朱迪都是相当善解人意的,只要你愿意同意我们开出的条件,以及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深刻的反思,我们是不会斤斤计较的。”

穿山甲捏紧拳头:“什么条件?”

尼克掏出手机,瞥了眼朱迪:“我在网络商城订购了一张床,它非常的大,且结实。你只需要付款。”

朱迪没有听出尼克的话中有话,但穿山甲却听明白了。

她的脸色缓和了些,冷哼:“年轻人,节制点。”

尼克眉梢一挑:“多谢提醒。”

朱迪一头雾水地望望尼克,又望望穿山甲,她显然没有听懂两人对话中的深意。不过她并不在乎,很快便恢复了好心情。

⋯⋯

走出公寓大门,朱迪扯扯尼克的衣角,兴高采烈:“尼克你真是太棒了!谈判专家呢!”

尼克志得意满地揉揉朱迪的土脑袋,手感不错:“谁叫我是,狡猾的狐狸呢。”

兔子小姐长耳竖得笔直!心情比阳光更灿烂:“我真是太开心了!”

尼克歪头,伸手指指自己的脸颊:“不给点奖励么?”

朱迪一愣,眨巴眨巴眼。

尼克失望地垂下手:“好吧,我可不想再吃一记⋯⋯”

“啵!”

⋯⋯

尼克摸着侧脸,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得晕乎:“⋯⋯一记兔拳。”

阳光照在兔子小姐远去的小身板上,他有预感,今天会是崭新而美好的一天。

==

上午十一点半,朱迪抱着一沓厚厚的资料穿梭在人群中,进电梯的时候,人流将她挤到了最里头。

视线完全被手里垒高的文件挡住了,她摇晃了耳朵,求助:“请帮我按下19好吗,谢谢。”

她靠墙站稳时,一双手替她分担了大半的文件。朱迪刚想道谢,突然觉得这双手异常眼熟,抬头才发现尼克单手托着资料,笑硬硬地俯视她:“想我了吗?”

朱迪回以一笑:“或许是的。”

尼克凑近:“中午用空么?警官小姐。”

朱迪促狭:“你想约我共进午餐?”

尼克打了个响指:“真聪明!”

朱迪把脸偏向一边:“那要看我的心情如何。”

尼克双眼微眯,慵懒极了:“警局附近开了一家素食餐厅,你不会拒绝的,总比微波胡萝卜要美味的多。”

朱迪满脸不认同: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尼克的目光却被一张图片吸引了:“这是什么?”

朱迪低头瞅了瞅最上方的资料:“半小时前林荫大道的恐怖袭击案件,这是现场勘察照片。”

尼克若有所思:“那可真不幸。”

电梯停在了尼克的楼层,他挥挥手:“文件我一会儿替你送上去,十二点半,门口不见不散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26)